湖北云梦睡虎地出土国宝:秦简

1973年出土帛书老子后,

1975年11月,在我国湖北云梦县睡虎地出土的一座秦代古墓中,考古专家们发现了一堆竹简,顿时欣喜若狂。

经过初步研究,这堆有些破损的竹简被评为国宝级文物,登上央视节目《中国国宝大会》。

云梦睡虎地

1975年11月,在一个阴云密布的寒冷黄昏,湖北云梦县一个名叫张泽栋的村民在下班后,与同伴说说笑笑地往家走。

当地在此时已经进入冬天的农闲时期,很多村子都在趁这个机会进行农田水利建设,到处都是施工的地方。

当时张泽栋与同伴经过的地方名叫睡虎地,城西郊火车站附近刚刚挖掘了一条新的排水渠。在与同伴走过去的时候,张泽栋顺势往那条排水渠看了一眼,结果就是这一眼,让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云梦县一带以前出土过一个西汉时期的古墓,当时主持发掘现场的考古人员在当地雇佣了一些农民工,张泽栋就是其中一员。那次参与古墓发掘的经验,让张泽栋也对研究历史产生了兴趣。

他往排水渠里随意看去的那一眼,正好看到了一段青黑色的泥土,显得与周围的泥土格格不入,有些扎眼,而且还位于三四米深的大坑里,呈现出一块四方形。张泽栋越看越觉得眼前的这些泥土跟他以前发掘古墓时见到的有点像。

张泽栋忙完白天的工作,此时正随身携带着干活的锄头。既然觉得不对劲,他干脆就挥舞起锄头,小心翼翼地顺着那块地方进行挖掘。很快天就黑了下来,而张泽栋的锄头在带走一块泥土后,果真发现了奇怪的东西,看着似乎是个棺材盖。

张泽栋心里“咯噔”一声,他的直觉果然是对的,当即又将泥土掩埋回去,然后做了个不起眼的记号,匆匆忙忙跑去县里的文物局,将自己的发现告知了那里的工作人员。对方也不敢马虎,赶紧将消息上报给省里的文物局。

云梦县这个地方历史悠久,比较特别,在古代是一座古城,在春秋时期,楚平王还让儿子将王城建立在这里。后来云梦县曾多次发现古墓,出土了从商代到秦汉时期的珍贵文物。

所以当考古专家们听说地点就在云梦县时,所有人都表现得很激动,很快一支专业的考古小队便赶到了现场。考古队员们只是进行了初步的探查,就在那条新开挖的沟渠附近30米内,找到了12座古墓,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睡虎地这附近就算到了冬天温度也不会太低,不存在冻土,再加上古墓大多分布在山嘴上,考古小队的发掘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一口气挖掘了大半。

这12座古墓都是小型墓葬,想来墓主人的身份也都不是很高,考古小队给这些古墓编上了序号,在开始挖掘后,发现这些墓葬全都没有墓室和墓道,而且都是长方形,一棺一椁,也没有封土堆,墓中的陪葬品大多都是铜器、木器、陶器以及漆器。

考古队员们从11月份一直忙到12月中旬,一直没有出土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

而当他们挖到编号为11的墓葬时,突然意识到这座墓葬与之前的墓葬有些不同。

学界震动

编号为11的这处墓葬与其他墓葬同样都是长方形的竖穴坑墓,上面是1.1米厚的五花土,下面则用2米厚的青泥灰打底,夯土被打压得非常结实。

但是很明显的是,11号墓要比其他的墓规模都大,其中还有一间椁室,里面还有清水,这说明整个椁室密封得非常完整,也就意味着里面的东西也保存得十分完整。

难道11号墓的主人身份比较特殊吗?

怀着这样的好奇,考古小队继续对这个墓葬进行发掘。

起先发掘工作跟之前的墓葬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就在12月19日的清晨,考古小队的领队陈恒蹲到11号墓葬的角落里,准备清理这处角落中的陪葬品。就在这时,他注意到旁边一个年轻队员的鞋上沾了一片竹叶。

这个年轻人工作非常专注,并没有察觉到脚上的异常,但是陈恒却一下激动起来,大喊一声:“不要动!”

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立刻站住不敢再动。陈恒将那片竹叶捡起来一看,上面竟然写着非常清晰的文字!

陈恒立刻意识到这并不是一片竹叶,而是一根竹简,而像这样的东西不可能单独出现,墓中肯定还有其他的竹简。

他们将目光放在了还未开启的棺材上。当考古小队小心翼翼地将棺材打开后,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惊呆了,棺材里墓主人的遗骸上堆满了密密麻麻的竹简。

饶是经验丰富的考古专家,看到这一幕时也感到十分震撼。

一般来说,棺椁中的陪葬品大多都是金银玉和各种宝石制成的珍宝,像这样放了如此之多的竹简,倒是头一回见。

考古小队将竹简整理一遍,将其转移到云梦县的文化馆中妥善保存,准备进行下一步的鉴定和研究,与此同时也将这一重要发现上报给了国家文物总局,引起了学界的一阵轰动。

这还是中国首次发现秦代的简牍,不光是考古领域的专家,就连研究文学和历史的学者们也被惊动了,他们还将其称之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发现。

著名学者李学勤带着几位相关领域的专家,火速赶往云梦县,开始对这些竹简展开研究。经过清点,这些竹简相对完整的有1155枚,此外还有80片残缺的竹简,一共记载了将近4万字,而且所用的文字还是秦隶书。

经过诸多学者的研究分析,他们认为这些竹简所书写的时代应该是秦国刚刚一统六国后不久,距今已经有2200年的历史了。之所以能保存得这样完好,应该与容纳它们的墓主人棺椁有关。

这位墓主人在下葬后,他的家人在棺材外面又套了一个椁,将其安置在墓葬中,然后用青膏泥,也就是之前张泽栋发现的那种青黑泥土对整个墓葬进行密封,隔绝了外面的空气。随后墓主人遗体腐败,又将棺内的氧气用完了。

之后,因为当地土壤潮湿,棺椁渐渐浸泡在水中,进一步做了密封处理。

在它们出土后,为了防止它们接触空气后氧化,考古专家决定将竹简转移到设备条件更好的北京,再由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对竹简进行脱水处理,这才将这些2200年前的竹简妥善地保存下来。

不过到此还不是结束。

墓主人究竟是谁?竹简上到底都记载了什么?专家学者们对这些竹简的研究才刚刚开始。

国宝级竹简

经过整理,这些竹简长度大多在20厘米左右,宽0.5到0.8厘米,大体可以分为10部,包括《秦律十八种》《语书》《编年记》等等。

其中,根据《编年记》所记载的内容,专家们推断,这位墓主人名叫“喜”,年轻时服过兵役,参加了秦国攻打赵国的战争。他离开军队后,成为了县里一位主管司法的官吏。

也难怪“喜”的墓葬规模相对要大一些,他的家庭条件应该很不错,除了竹简,他的墓中还出土70多件陶器和铜器等陪葬品,其中就包括一把青铜剑和铜鼎。

“喜”去世时的年纪应该在45岁左右,他不仅见证了秦始皇统一六国,还作为管理司法的小吏,见证国家的发展变化。

由于后世的记载,往往一提到秦朝的律法,就会让人想起“严酷”一词,而在“喜”墓中发现的《秦律十八种》中有记载,如果有人犯罪后被罚款,却拿不出钱,可以按照相关的律法规定,通过服徭役抵债,而且这样的徭役很有可能是给工钱的。

虽然给的可能并不多,但是足以让人解决温饱。这一点,与此前后世对秦律法的印象大为不同。

在“喜”墓中出土的1千多枚竹简中,与法律文书相关的有612枚,占去了全部秦简的一半以上,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到当时的秦国可能不仅制定了大量的法律,还进行了详细的补充。

而对于当时秦国这样一个迫切地想要扩张的国家来说,法律的严格推行就成为了一大助力。

此外,根据《编年记》的记述,“喜”应该是个非常喜欢司法这份工作的人,这可能也是他死后,家人将他生前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竹简作为陪葬的原因。

喜”可能还很喜欢“六博棋”,这在当时民间非常受欢迎,这样的棋盘也成为了他的陪葬品之一。

图:“六博棋”

“喜”在《编年记》上的记录停止在公元前217年,这些竹简简直就是他的个人日记,他将自己的日常生活和见闻,用墨书写在了竹简上,记录下秦统一六国的重要转折。

从他的字里行间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喜”对自己的君主,也就是秦始皇还是非常满意和认同的。而通过他的记录,后人也得以从那个年代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视角,见证了一个朝代的建立和发展,这一点尤其难得。

除了11号墓中“喜”的竹简,考古人员还在4号墓中出土了来自2000多年前的家书。这封家书是名为黑夫的秦军士兵,写给自家兄弟问好的,向世人展现了来自2000年前的感人亲情。

图:来自2000多年前的家书

耐人寻味的是,墓主人死后要将兄弟的来信作为陪葬品,可见是对其非常珍视,由此我们也可以合理推测,黑夫与惊最后可能死在战争中,来信变成了绝笔,墓主人才会到死也要将其带在身边,不禁让人感慨万千。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但仍有很多都湮没在历史之中,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非金非银的文物出土后,其价值要远超金银的原因。

历史的真实情景,总是远比出土的器物更让人期待。

本文来自网络

0条评论

递交一条评论